问川

熟睡的濑名泉与凛月

凛月视角,ooc有,请不要打我
半夜睡不着无病呻吟的产物,凛泉这两个小妖精折磨的我寝食难安,想看他们这样那样,但自己的脑洞就变成了那样这样

第一次如此强烈地体会惊蛰的到来。早春时节,空气慵懒,仿佛是我这种嗜睡生物的天堂,我扣紧他的手,从指缝中来觉察天气的乍暖还寒,看他的头发有些微微卷起,推测空气中的水分增多。啊,就想赖在床铺上,我搂紧他,不理会小动物从冬眠中觉醒的喧嚣,静静地安眠。

春分了呢,从这一天开始,白昼逐渐变长,黑夜逐渐减少,那对我这种夜行生物而言,岂不是清醒的时刻越来越少,丧失了玩乐的时间,但这样能够粘着他的时间就越来越多,说不清好还是坏。
此刻似乎是赏樱的季节,白天偶尔清醒时透过窗口看见一树繁盛,静默地宣誓着,我低头亲吻了一下他如樱花一般粉红的脸颊,提心吊胆地害怕他揍我一拳。
夜晚,盘腿坐在樱树下,不喝酒不饮茶,我并非雅人,不喜咏歌,只呆呆坐着,徒贪这一刻好风光,等哪天他精神好的时候,一定拖起来看看这月光穿透粉红花瓣所带来的暖意。

清明谷雨没有界限,潮湿侵染着被窝,他睡的很沉,最近貌似累坏了,我选了一天晴好日子晒被子,可是雨还是来临了,没办法,我只好抱着他蜷缩在沙发上,幸好气温已经回暖,但是等他醒来,一定要抱怨他好重。

今日小满,他还在睡。这听说是谷物灌浆的时节,我穿越风声可以听见在农田上耕耘的人民汗水滴落的声音,那是对肥沃土地的眷恋与依赖,那是深埋在黝黑皮肤下执着的等待。我伏在他的胸口上,从呼吸中感知渺小的希望。

六月来了啊,好热,那种汗水蒸腾的湿热折磨着我的每根神经,好想喝碳酸饮料啊,想感受气泡刺激味蕾,想体会冰凉麻痹神经,不过他一定会告诉自己,喝饮料如何如何不好,自从住在一起之后就没买过了呢,但我还是会在他睡着的时候偷偷去买一罐,呵呵呵,真是微小的容易满足的幸福呢。

夏至未至,马上黑夜将会占领白天的领地,我休息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但是精神的时间越来越多,偶尔在他睡觉的时候看看他也不错啊。

大暑小暑简直是人间炼狱,我趴在地板上去捕捉空调的丝丝凉意,他也是个怕热的人呢,把自己弄得冰凉一点在拥抱的时候就不会喊着好热好热推开自己了吧,还是更期望秋冬的到来啊,这样挨在一起睡觉也不会嫌热。

为处暑的到来干杯!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加凉爽,看看庭院,草木绿意更深,比起夏天的那种蓬勃葱茏,更多的是沉淀已久的积蓄,大概快到了叶子黄的时候了,想起曾经读过一句话,我们的生并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地方,因为我们的死亡才刚刚开始。
似乎有些杞人忧天了。虽然是个老爷爷,但也要懂得活在当下,今朝有酒今朝醉。

九月,地板上泛起的丝丝凉意宣布着白露的来临。昨天是我的生日,早上的阳光有些刺眼,昨晚得不到好好休息的他抱着被子呼呼大睡,我从后颈追寻着甜美的印记。

秋高气爽,天空澄澈,就像他的眼睛一样,很美,语言匮乏,只是单纯想歌颂那装着自己的美丽眼睛,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大概秋天,人也变得多愁善感了,放轻松放轻松。

不知不觉一年已经过了四分之三,虽说立冬了,但还没有冬天的凛冽,却也悄无声息地入侵着人们的身体。他每天为了保持风度而穿着单薄,最后生日那天红着脸窝在被子里睡觉,我不是很擅长照顾人,笨手笨脚地帮他冷敷,还被他瞪,不过人一病气势就有些弱,恶狠狠的眼睛里有朦胧的水汽,多了一点撒娇的意味。

大雪并非真大雪,只落了一点点,但足够孩子们兴奋。他早早就被隔壁的孩子吵醒,抱怨着超烦人。
晚上回来的时候,睫毛上覆了一层薄薄的雪花,眼睛亮晶晶的,我把嘴唇贴上去,冰凉的水顺着唇瓣滑进齿缝,我似乎听见外面准备圣诞节的声音,轰隆地,但我们彼此静默地谈不上虔诚地拥吻。
那不是爱欲的交织,只是单纯的祭奠这纯洁的盛宴,果然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会向往着宁静的国度。

小寒大寒,我们缩在被子里面,拥抱彼此,分享体温,分享呼吸,偶尔我清醒他昏睡,我就用指尖轻轻描摹他的骨架,。
昔日模特的脸自然是无可挑剔的,但令我心灵颤抖的并非这五官的排列组合,这与爱一个人的理由无关,我只是单单倾心这个身体的组成。
他额头上有一些细碎的抬头纹,因为有些爱发脾气。他手指上有一些小小的伤痕,因为有些爱逞强。他的脖颈上有一些只有我知道的咬痕,那是我存在他身边的证据,也是他活在我生命里的证据。

新的一年就要到来了,今天也请多多关照。
我听见自己心里的声音,简直不像我发出来的一样,如果他听见了,估计会翻个白眼说你吃错药了吗或者脸红扑扑地走开。
我们捱过了最漫长的黑夜,冬至之后尽管更为寒冷,但是新的一年不是更令人心潮澎湃吗?我这种老爷爷很少体会到这种对明天的憧憬,不是奋勇直前的冲劲,而是等待黎明的靥足。
晚安,小濑,等明年,樱花还会开放,夏日祭的烟火还会燃烧,中秋的明月不会再被云朵遮盖,冬天我们就可以窝在房间里继续期待下一年。

所以,小濑……

啊,好困啊,又是一年惊蛰,他的骨架开出新叶,他的血液分享着雨水的甘甜。埋伏了一整季的思念被这氤氲在空气里的水汽剥离,宁静很深,我想大概生命开出了新的花梗,正期待炫耀颜色,就像那个睡在我心脏那一边的人一样,骄傲确有着足够美丽的特质。

感谢大家的包容